卤鸡腿子

沉迷孙翔/挖坑不甜
墙头很多的杂食

【叶翔】diamonds(11)

☆娱乐圈
☆实力翔吹不掺水




媒体已经小道得知叶修转型跨界做导演的事,叶修工作室的电话被狂轰滥炸,响起来没完了。
叶修正好来工作室办公楼办事,看着接电话接到虚脱的工作人员,安慰一笑。
等他和投资商们谈妥,和公关商讨完策划,出会议室一看,工作人员还在两手不停地接电话,甚至来不及吃饭。

叶修走了几步,突然转头回来,一把扯掉座机的电话线,让工作人员的工作减少一半。
他把手插进风衣口袋里,脸上的表情似乎霸气扯掉电话线的人不是他:

“现在开始回复他们,三天后开发布会,欢迎各位媒体朋友前来。”

叶修工作室一下又变成主动方,向媒体大洒邀请,并且邀请中明文表示目前不会透露任何消息


到发布会那天,叶修也并没有打算现在把孙翔拉出来,以后的宣传再做打算。

他穿着很简单,白色衬衫扎进裤腰,皮带束着,裤腿笔直,显得肩膀宽厚腰身细长,很是斯文。
刚一进场,媒体的短枪长炮就对准了叶修的身影。
“各位记者媒体人,感谢大家来到此次发布会现场,我在这里发布完毕,就可以提问了。”


“没问题的话,我就开始发布了。”


叶修一手拿起话筒,没有坐下,一手撑在身边穿着严谨的公关人员肩上,显得随和又足有气势。

“我作为导演,由我的工作室——叶修工作室全权负责制作的电影《抗争》即将开拍,大家可以敬请期待。”

他缓缓放下炸弹,而媒体们慌忙接过,发布会现场开始议论一片,摄影机的闪光灯就从未停过。

叶修笑了笑,继续说:“现在你们可以提问了,但是我有权利选择回答与否,希望大家不要刁难我这位小导演。”
说完他还合手拜了拜,显得很是轻松。

这时候打点好的媒体已经举起了手,叶修随意扫了扫点了一位记者。

“您的选角为何会走进校园,而不是选择已经出道的演员呢?”

叶修有些无奈地说道:“你们的消息很灵通啊。”
媒体们发出善意的笑声。
“我觉得首先是给科班出身的孩子们一个机会;其次是我目前没有在已出道的演员中找到合适我主角的人选,不如放眼在还没出道的孩子身上。”
叶修的语气已经像是个老前辈,跨界之后回头提携后辈的举动颇能博得好感。


“您已经找到比某些已出道的演员更好的主角人选了吗?”

“这位记者同志说话不要曲解我的意思哈,也不要把任何演员对号入座,请据实报道。我还没有找到合适我主角色的演员,也会在已出道的演员身上继续寻找,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叶修摇了摇狐狸尾巴,在黑洞洞的镜头前面不改色的撒着谎,那位记者还有再说什么,叶修已经转移视线,其他媒体也举起了手。

他点了一位自己的友军媒体,女记者理理衣服站起来。
“叶哥您好,我是《星闻轶事》的记者,同时也是您的粉丝,想请问您这次的电影《抗争》属于怎样的题材?”

“《抗争》这个剧本拿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就觉得我应该拍摄这样一部电影,不为了卖座不为了功成名就。如果硬要分题材,那就算是青春校园吧。”
叶修的表情看起来不着调,话语间倒是十分官方,不知道有没有背过稿子:“不过这部电影的内容和其他那些泛滥美好的青春记忆大相径庭。大家更可以当一部有教育意义的电影来深入看待。”

这时工作人员已经将打印纸递给各位媒体,大家互相都在传送着,低头看着纸上的内容,是叶修电影的一些资料,能透露给媒体的都透露了,不给透露的半句话都不带提。

媒体们没办法再提问纸上已写好的答案,浪费提问的机会,将纸收好,再次举起手希望得到叶修的临幸。


“之前我们给您的工作室打去电话,可是您那边拒绝交流,是怎么回事呢。”

这个记者叶修没办法不点他,都已经挥手快打到旁边的人了,等这位站起来,叶修又皱眉了,这个《榴莲新闻》一直都和他不熟,并且在业内也是靠打擦边球爆料博销量的名声不好的媒体。
这位记者站起身来质问叶修,嚣张的模样很容易挑起人的不满和嫌恶,而这个记者也正是抱着这样的心思,要写叶修一个大不敬。

“抱歉我们工作室给您发过邀请吗?我只是抱有疑惑,您是哪家媒体的?”

叶修一副看戏的抱起手,话筒交给了身边的公关经理。
他则在后面拍了拍这位经理的背,一副已经将所有意见都传递给这位公关经理代为发布了的模样。

之前也是这位经理在叶修没入场前给各位媒体记者打招呼,讲话非常的严肃,说话一点漏洞都找不着,还拿出不少的证明一副你没事不要找事的凶悍。

其他记者心道叶修处理圆滑。

只能拿着叶修公司附近电力抢修这样回复的《榴莲新闻》的记者悻悻然坐下。

接下来的发布会也是一片祥和气氛,叶修给了足够的料,宾主尽欢,发布会结束后还有工作人员发温热的鳗鱼饭团,考虑到他们可能还没吃早饭,也算是创造好感的方式。

这也是为什么叶修多年来的公众形象上佳的原因,讨好媒体拉拢媒体对公关宣传都尽心尽力,同时他本身也很少有料可爆,演技实力无可挑剔,粉丝都要喊他一声“叶神”。



*
孙翔知道叶修开发布会宣布跨界做导演还是在他日常玩微博的时候,整个圈子都动弹了似的,有些人觉得叶修演而优则导是娱乐圈常态,有些人则想到最近演员转型导演的作品口碑,对叶修这样的行为并不看好。
还有一如既往支持叶修的言论最多,不管是不是无条件支持,孙翔还是看出这一片或好或中肯中立的新闻中,除了叶修的通稿,不少媒体说话也都像变了个人,哪儿有之前把他怼得找不到北的样子。


只能说叶神不愧是叶神。


孙翔又做了一组仰卧起坐,躺在地板上大字摊平,感觉自己已经与世隔绝非常久了。

难道小事情把我的工作全推了!?

孙翔鲤鱼打挺折腾着,又累得躺下了。

算了,好累,不想问了。他颓废地想。



在孙翔错觉自己饿得眼前视线所及的画面灰暗还冒小金星时,肖时钦的电话插进来,工作也随即来了。
孙翔像是失去灵魂一样,被拉扯起来,急匆匆参加一档综艺节目,作为嘉宾空降。

这个工作来得挺急,因为原本的班底里一位明星档期安排不过来,这时候同隶属是JS公司的孙翔的师妹美琳提议让统筹问一下孙翔有没有空档。

她只是随口一提,副导演也是随便那么一问肖时钦,肖时钦听说是什么综艺以后,立马把孙翔打包送了过去。
这档叫《肉肉走开!》的综艺正是现下流行的减肥健身相关,黄金档播放,经常喜欢请一些流量明星和身材很好健身的明星前来。

以孙翔热爱健身的程度,本来也是受到过邀请的,不过当时正撞上孙翔开全国巡演演唱会,而且孙翔身价也蹭蹭蹭在长,最多也只能让孙翔上几期代班嘉宾。
这次孙翔是作为新一期嘉宾登场的,他配合着官方的宣传,转发了官方的微博,打上两个[多啦a梦惊讶]。
下面都是粉丝期待的留言。

孙翔又单独发了一条微博:


孙翔v:
正好问问怎么减肥,我最近在减重!
好想吃东西啊!!!
[图片]


图片是他拍下的午餐和自己的合影。本来是每天报备拍给小事情他们看的,他摆了摆盘转过身调整自拍杆的角度,从上而下拍到他的脸和他背后餐桌上的一碗燕麦一个大苹果。
他顺势留下自己委屈巴巴皱眉的摆拍样子,嘴巴收起,好像被捏紧的气球吹气口。
等他慢慢把无糖的燕麦粥嚼麦秸一样痛苦咽下,又啃掉糖分满满的苹果,舔着手心的汁水,刷了刷微博动态。

他发现他之前发的午餐微博下面热评,居然都是被顶上来的一张又一张让人看了就忍不住吞咽口水的美食图!!!
还有一个铁板牛肉的动图,肉汁不断溢出,大块牛肉被烤得不断抖动,好像在说着自己多么鲜嫩多么多汁美味!

孙翔吞着口水,手指颤动按在编辑文字的框框里,此时非常想怼粉!

他把手机锁屏,捂住肚子连忙克制住自己,想到自己这么几天的努力,发誓绝对不能功亏一篑!
做好心理暗示,抱着沙发上的靠垫,孙翔手指慢慢接近手机,满脑子都是那跃动的牛肉油脂和小茴香,闭上眼睛甚至还能闻到隔壁家的油烟味。


他打开锁屏,美好的大块棕色肉在黑色的铁板上嘤嘤颤动,孙翔点了一下屏幕,图片缩小,手速度一划略过热评上那些山珍海味一个home键终止这甜蜜的折磨。
孙翔叹了一口气,把头埋在靠垫里,心累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踩上秤,对着69公斤这个数字瞪视了十秒钟。





*
接到节目组要来家里取素材的消息,孙翔环视了一下自己的别墅,很好很单身狗——
但因为太空荡而看起来还是算整洁的,有些乱糟糟的地方也很有生活气息。
孙翔叉着腰,心想,那就不打扫了吧,最真实的我,嗯!



助理凌晨四点给孙翔call了一个急电,淡定的告诉睡得忘了自己姓甚名谁的孙翔:
“《肉肉走开》番组待会儿要来‘夜袭’你了,做好准备,别真的睡过头了,不然他们拍了不该拍的东西你哭都来不及。”

夜袭?不该拍的东西?

孙翔唇角都是湿润的,手掌慢吞吞地磨蹭着枕头上的口水印,哪来什么偶像包袱,哪来什么小天王的模样,头发乱糟糟的,脸上还有睡印。
直到助理那边传来说话声,孙翔才缓过劲,声音都是沙哑的,恢复了智商的他问:“他们怎么能进小区?还能进我家?”
助理小妹笑了笑:“我们打点好了呀,还给了钥匙。”

!!!!!

孙翔以为自己没睡醒听错了,傻乎乎地控诉:“你为什么没告诉过我!”
“嘘小点声,”助理慢条斯理地回复:“我这不是告诉你了吗,肖哥说的,不要先告诉你,不然没有惊喜了呀。”

你们要搞死我了!

孙翔看了看自己踹乱的被单,从进门开始四处乱扔的衣服,用力揉了揉头,有些低血压地站不稳,歇了一会儿,才起来慢吞吞地收捡东西,把床铺整理得像是样板房,最后爬回床上,趴着睡着了。
他本能觉得自己还有什么忘记的东西,可还是抵不过睡意和眼前发黑,沉沉睡去。




*
《肉肉走开!》的摄影和主持人在孙翔家的门口先交代了一下此举的情况,摄影师扫了一下孙翔实用性十足的别墅,然后对准门锁。
主持人拿起钥匙打开门,冲镜头做噤声的手势,踮着脚走进孙翔家的玄关。
摄影师扫了扫地上,鞋子摆得很整齐,新潮的鞋子非常多,打开鞋柜也全是鞋子,主持人悄悄关上柜子,又走进孙翔的客厅。
客厅的沙发上还有孙翔丢下的领带,耷拉在椅背上,靠垫随意的斜放着,主持人拿起领带看了看,小声说:“看来孙翔虽然是一个人居住,家里却很整洁。但是这是不是表面功夫呢,我们去卧室看看。”

手一挥,镜头晃了晃就上了楼,摄影师从上往下把孙翔家一楼客厅厨房的面貌全收进镜头。

主持人扭开门,发现孙翔没有关门,还小声冲话筒说一句:“看来孙翔没有什么防备呢,孙翔的女粉们知道了肯定高兴坏了。”
在里面睡成死猪的孙翔梦里打了个颤,突然恍惚间睡眠浅了,耳朵边还能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就像有人在他家走来走去。
孙翔只有精神半梦半醒,身体却沉重没法动弹,他听着一个声音压低音量嗡嗡作响。
“我们可以看到孙翔正在床上熟睡,真是没有一点防备心,要注意安全啊,我们先来看看孙翔的浴室吧。”
浴室门被打开的声音有些大,镜头转向孙翔的床,孙翔还是俯身沉睡着。

“孙翔睡得很沉,可能昨天睡得比较晚。”主持人走进浴室,露出了搞大事的表情。
“这才是我们想看到的,孙翔的浴室很乱啊,篮子里是没洗的衣服,这条白色的……是孙翔的浴巾!”

浴室是孙翔完全的单身模样,洗漱用品歪歪倒倒,洗面奶盖子都没盖上,洗手池倒是干净,牙刷和挤得扭曲的牙膏插在杯子里,旁边的小架子放着孙翔别刘海的刘海贴,旅行装的护发素,小块的海绵洗得干净堆堆叠叠。
浴室里常年有一股沐浴露的味道,闻起来很清爽。
主持人拿起浴巾看了看,又帮孙翔把洗面奶盖子盖上,走出了浴室,目标是孙翔的床。
他招呼摄像师多拍拍孙翔的脸,结果摄影师走了一圈,发现孙翔把头埋在被子里趴着睡,严丝合缝拍不着睡脸,摇了摇头。

主持人缓慢掀开孙翔的脚边被子,露出孙翔宽大的脚,圆润的脚趾蜷着,因为趴着睡而看到整个脚心。
主持人轻挠了一下孙翔的脚掌心,脚趾瞬间缩起,腿不安地摩擦几下,像是鼬鼠又一样缩回了被子。

最后主持人不敢大胆掀孙翔被子,推了推孙翔的肩膀,在孙翔迷迷糊糊露出脸以后,用喷瓶冲孙翔呲水。
孙翔哀叹一下,用手臂捂住脸,还没醒神,他湿漉漉的额发还在滴落水,掉在被子上无声无息的。

“那好了这就是今天的嘉宾孙翔的早上!糟了心里好有罪恶感,孙翔这是伤心了吗?”

孙翔摆了摆手,带浓浓的鼻音说:“帮我拿一下纸行吗?”

主持人把纸递给他,孙翔擦了擦自己的脸,才抬头面对镜头,眼睛都睁不开,半眯着,没有上妆,头发而垂着,看起来气势骤弱,像是一只湿漉漉的小狗。

“抱歉孙翔打扰你休息了,我们是《肉肉走开!》节目组,邀请你来参加,传授大家更多减肥健身的秘诀。”

“嗯……好……我……”

孙翔晕乎乎地回复着,牙齿发软咬着舌头都无知觉。


“我好困……”

说完这句话,孙翔竟然就倒下睡了过去。


节目组收集到足够剪辑的素材,满意地走掉了,还顺手帮孙翔盖上被子,深藏功与名,悄悄撤退。

沉睡的孙翔还不知道,这个节目组拍到了怎样的画面,又会剪辑制作成什么样子。



他只想再多睡会儿。


tbc

♢欢迎加入羊习习吃叶哥的糖🍭,群号码:418135375
♢建了一个叶翔同好群,欢迎来玩w

评论(40)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