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乳飲料

讨厌开玩笑,不要开玩笑,不好笑

【叶翔】diamonds(9)

☆娱乐圈
☆实力翔吹不掺水






听到电话里肖时钦传递叶修工作室据说是叶修亲自吩咐的话,孙翔没克制住,脱口而出一句我靠。
孙翔握着屏幕摔地上碎了个稀巴烂的手机,在助理和化妆师炯炯的眼神中,才说出他们想要的答案。




“刚刚,小事情给我打电话,说角色我拿到了。”孙翔好像还处在懵懵的傻样,张了张嘴,过了会儿像才消化掉这个信息,又说:“主题歌,也是我的了。”

助理尖叫惊呼一声,笑得眼睛都没有了,连声说:“那可是叶修的电影啊!那可是叶修啊!”

那可是叶修啊!

孙翔脑海里只剩助理这声欢呼了,似乎终于承受了事实,手一滑,可怜的手机又掉在了地上,伴随的是孙翔刷地站起身,一撑身前的桌子。

“我靠——你翔哥我牛逼大发了!”

“翔哥你太棒了!!!”

“那必须的老妹儿!!!”

助理李妹和孙翔俩傻子抱在一起转圈圈,化妆师也纵容着,哈哈大笑,整个孙翔的团队得到这个消息都很开心,看着孙翔欣喜的样子,大概也同时感觉到光荣吧。
孙翔心脏都快跳出胸口了,脸上滚烫滚烫的,没铺完粉的脸看起来滑稽,笑容也傻兮兮的,一口白牙全咧开,严重妨碍了化妆师的工作。

“收一收了啊,眉粉都要掉进嘴里了。”
化妆师借机捏了捏孙翔的后颈,孙翔立马合上嘴,眼睛瞪得鼓鼓的,眼角眉梢都是憋笑的苦闷。
“不行,我开心。”
孙翔笑得声音都是抖的,弯腰捡起手机,迟迟直不起腰,结果是自己在桌子底下开心得要死,没来由笑得腰软了。
化妆师被这个活宝逗笑了,眼线笔刚拿出来,手一抖画歪了,强势地拉到孙翔的太阳穴。
“你这是要给我画个保加利亚妖王妆吗哈哈哈哈哈哈!”
孙翔脸颊肉一颤一颤的,努力证明自己的笑点没有变低,咬着两边嘴肉发出哼哧哼哧的闷响。


这个打得孙翔措手不及的消息让他整天的工作都格外乖,开心得眉眼都要飞起来了,面对粉丝,更是毫不吝啬地wink到眼皮抽筋。
知道他开心的原因,所有人纵容他无缘无故傻笑起来,动不动就对着新手机发出痴汉的笑声,或者眼珠子一转就发起了花痴似的呆。

这时候肖时钦又来了一通电话,孙翔拿起新手机,嘿嘿嘿地接了起来。
“孙翔,是不是很高兴。”
孙翔嘿嘿嘿的傻笑,没有听出肖时钦口气中的幸灾乐祸。
“这里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个?”

孙翔这才正经一点,动了动笑得肌肉发酸的脸,问道:“什么好消息?”
肖时钦语气里的揶揄更浓郁:“好消息是,你要跟组拍摄三个月。”
叶修是导演当然也是义不容辞地跟随,能和叶修同吃同住……孙翔到吸了一口气,又期待又害怕。
期待着近距离接触偶像;害怕在——叶修面试时给他的印象太深了,导致孙翔至今有点没法抬头看叶修。

这对孙翔来说虽然不是坏消息,却也不算好消息。

“那坏消息是?”
孙翔喉结滚了滚,小心翼翼的问。
“恭喜你,你的偶像叶修觉得你胖了点上镜和角色差距太大。所以这个坏消息是:到进组为止,你要瘦十斤。”

孙翔咋舌。

孙翔要崩人设了。

孙翔一拍桌子跳脚起来。



“我哪里胖了!靠!”


“我把叶修电话给你,你自己问他吧。”
肖时钦这话一出,孙翔注意力一下被叶修的电话号码这个重点转移视线。
追星的人对于明星的私人物品和私人信息的追求可以说是非常狂热的。

“发我吧,咳。”孙翔强装淡定下来,又忍不住问:“是叶修私人电话吗,小事情你,你怎么会有。”

“嘻嘻。”肖时钦只留给孙翔这毛骨悚然的两个字,挂掉了电话,孙翔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三四秒后,磨皮擦痒坐立不安的孙翔等来了短信铃声,等来了叶修的电话号码。
他手忙脚乱地拨打过去,看了眼时间,下午六点,叶修会不会在吃饭?

啊不对,明星哪儿有正常的餐饮时间。

会不会在忙?这个点打过去不会打扰到他了吧。

就明星的作息来说,任何时间都可能是打扰吧。

孙翔呆呆地听到电话接通的声音响起,然后是叶修接起电话的声音:“喂?”
失真的电波传播让孙翔耳朵被电流灼了一下似的,顺便红透了,也让孙翔一个激灵脑袋活泛起来。

“叶哥好,我是孙翔。”孙翔滚动喉结干涩的感觉,礼貌地招呼,乖巧地询问:“打扰到你了吗?”
“没有,有什么要问的是吗。关于我为什么要给你这个角色?还是别的?”
末尾,叶修还笑了笑,像是知无不言的老前辈一样口气说话。
“那,那叶哥为什么要把主角给我?”
孙翔跟着不确定地问,压低声音十分认真一般,没法开口打断询问自己的问题,思路跟着叶修的话走了。


“因为你长相我还挺喜欢?”

叶修认真的口气让孙翔倒抽气的声音没有遮掩,通过话筒传递给了叶修。
没等孙翔多想什么,叶修又说:“当然是开玩笑的,小朋友不会当真了吧。嘻嘻。”好像真的是用前辈身份开肆无忌惮的黄色笑话般轻松。

这结尾毛骨悚然的两个字再次把孙翔吓唬住了。

“没有,叶哥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会把这个角色给我。明明当时你觉得我完全不适合。”
“谁告诉你完全不适合的?没有认真听我说话吧。”
叶修回想那时候孙翔快哭出来的样子,心里的愉悦膨胀开来。

“……”

不就是你说的吗。

“我当时非常认真的要求你,忘掉演艺班的技巧。不是吗?只要你选择忘掉那些技巧,那么你就是我的最佳人选啊。”
叶修唇齿间跳动着这些好听话,把孙翔迷得团团转。
“当初你的确并不让我觉得惊艳,在一众学生里的唯一优势大概是……年龄?我是说你舞台的经验比他们更多。可我为什么没有挑选成名的演员,没有挑选传媒学校的高材生呢?”
叶修留了个疑问的句尾,却好像已经告诉孙翔自己对他的认可如何如何。

“那你回答我,孙翔。”
孙翔心里惊呼,叶修叫我名字的声音真好听!
“叶哥要我回答什么。”
孙翔把叶哥两个字咬得很轻,很憧憬,让叶修不知道有多受用。

“你准备好做我的主角了吗?”
“我当然准备好了!”孙翔轻声跟着念:“做你的主角。”
做叶修的主角,这是多么暧昧多么撩拨心弦的说法啊。
每一个有正常审美,对叶修心怀想法的人,都会拜倒在叶修这样的话语下。
更何况孙翔这个忠实粉丝,分分钟被击溃在叶修身侧,任叶修摆弄。
“既然你这么有信心,那么我怎么可能不给你信心?作为我的主角,可要全力以赴啊。”叶修送了口气出去,孙翔五迷三道应和着。

“好好好的!”

孙翔叠声答应。
就在两人陷入叶修笑孙翔无法可说只能跟着笑的局面时,他才终于想起自己这通电话的目的。
“叶哥,我想问,为什么我要减肥啊。”
孙翔被演唱会摧残了那么久,不说面黄肌瘦,上秤可见瘦了四斤,这几天连吃了几天大补大肉,脸色红润有光泽让化妆师非常满意。
“上镜显胖了,回头你看看剧本,主角可不会生得像你一样小牛犊一样高大。”
“我真的不胖,就只有一百四十斤。”孙翔轻哼着不满。
“好了,询问到此结束。”叶修说:“听我话孙翔,离进组还有不到两个月,如果没有瘦到我满意的程度,我随时可以换人。”

“不过我想,你的目标可不只是要唱电影的主题曲为止吧。那就不要掉队,小朋友。”

叶修的形象再次像当初面试一样给孙翔无尽的压力,简简单单一句话,让孙翔噎住了。


“再见,孙翔。”
“再见,叶,叶哥。”


叶修敲打完一番,满意地挂掉电话,哼着那首《别看哥只是一只羊》,给肖时钦把最终修订的剧本传了过去。
此时叶修在演艺圈内的凶名显露出冰山一角。






*
孙翔翻开打印出来的暂定最终修订版剧本,剧本上的标题《抗争》两字还有着些余热。
他深吸一口气,翻开了剧本。他知道翻开后,他才能如叶修所期望的那样,更深入的进入角色,成为角色本身,成就自己——
也成就叶修。




这是一个看完让人发寒的故事,涉及到一个可恶可怜可悲的人如何成长的。
主角王立的家庭是典型的父母不和谐却因为孩子而没有撕破脸的不幸之家。
贫穷没有给他们带来美好朴素的品质,他们是贪婪无能的人,生活的环境也到处是这样小市民存在着,大家围出一个小生活圈子。
王立的父母早已相看两厌,王立从小就在吵架中成长,伴随着父亲的殴打,母亲的教训,让他学会了一嘴的污言秽语,一颗恶毒报复的心,生就一身反骨。
他的衣服下是被殴打出的累累伤痕,他的母亲对他的伤疤熟视无睹,虽然没有和父亲一起殴打他,却以同样伤人的冷漠漠视对待。
王立从小就学会了父母邻里身上的恶习,被迫成为一个混子。
他饿肚子时去偷窃商店的食物,他父母不给他钱时他去抢劫威逼小孩子同龄人的零花钱,他有着混子的恶名,每天也浑浑噩噩的生活着。
但他还是在学校学习。在青春期的年纪,更渴望同龄人的友谊,希望有无话不说的朋友。
对于王立这样过往难堪的人,他从没有得到过那种随时都能在一起,做什么都能想到他的真挚情感。
他就像游离在人群外的恶狼,因为丑陋狰狞被排斥开,他只能用他的眼睛去偷偷观察那些拥有他没法拥有的东西的同学们。

然后疯狂的嫉妒。


有爱的父母;富足美好的家庭;好看的成绩单;整洁的衣服;无忧无虑的成长着;伸手就可以得到的财物;哭泣就能被安慰温柔环绕……
这些对于他来说无法拥有的东西让他扭曲的心灵更是无法安定的看待,他心里憋着一股气,要破坏这一切。
他来到高中新班级才一周不到,每天都迟到,他没有智能手机没有闹钟,起早对于还在成长期的他来说十分困难。
他每天回到寒冷彻骨的家庭,父亲如果有气会打他,他面对父亲总是无法反抗,像是吓破胆一样软弱,母亲有时会不忍心看而走开,时间久了,就看着父亲打他。
他的床是钢丝折叠床铺一些旧的被套和棉絮,布料早就泛黄。在这张床上他从两岁睡到现在,面对空荡荡的客厅,抱着疼痛的身体慢慢入睡已经是常态。


班上人对于他这个邋遢迟到无序的人,已经自动认为是一个混混。

女生间开始传着悄悄话,讨论王立身上难闻的味道,讨论王立穿旧了,有洗不干净油渍的衣服,永远脏兮兮踩在大家拖干净的地面上的旅游鞋。
她们外表可爱甜美,却用贬低恶意传播王立的形象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她们看不起王立,又对混混感到害怕,开始团结起来远离王立。走路时绕开王立;排队时不想和王立靠近而扭捏争执;嫌弃王立碰过的一切东西,会用纸垫住才收王立的作业。
王立因为被校园冷漠欺凌而发怒,却无所发泄,他连做集体活动都被所有人排斥在外,只能让他愤然离开,成为老师眼里没人喜欢的坏学生。
他发泄的方式就是去偷窃女生的作业,去给女生的书包里泼水,做这些事让他心生报复的快感。

同学们虽然沉默了,却更排斥王立,把王立像一个犯人一样对待,王立的名字就是一个辱骂人的形容词,王立的作业被撕得破破烂烂才到他手上。
每个同学都这样,好像找到了生活中的发泄点,默认并且参与对王立的抵触和欺凌。
每个学生那么平凡,嘴脸却在王立眼里变得像他的父亲那样丑恶了,也像是看他笑话的那些邻居,也像冷眼旁观的母亲……

王立开始感到害怕,他越害怕,越不知所措。

得寸进尺的同学们似乎知道王立在这么多人的对付下没有混混的名声所传的那么可怕了,他们像是饿狼蜂拥而上,没有任何罪恶感的伤害王立。

甚至产生了一种整治恶人的正义感。


新转来的老师对于学生很在乎,有着教师的善良和温和。
他知道班上有个坏学生王立,在他任教第一天,王立浑身恶臭而来,迟到,没有教养,不交作业,沉默地像是野兽一样仇视着看他。
班上的同学似乎都怕他。

老师决定要找王立谈谈,再找王立的家长谈谈。
王立已经满心是毒液,对任何人都不信任,老师温柔以待他,他展示出来的是他的丑陋和暴戾。
老师也不再关心王立,忽视了王立的情绪。王立早已对世界失望而消极,自卑的情绪浓厚得像是黑雾吞噬了他的内心。

王立在这样的环境下,如同一个木偶,被拉扯破碎,眼神空洞无物,无法反抗。



他的家庭也终于过不下去而决裂,父母为了多分得一些资产开始争夺王立的抚养权。
母亲拖着行李箱走掉那天,满是愧疚的问王立,你恨过我吗。
王立说,恨。
你会原谅我吗。
王立突然笑起来,悲凉而残忍:不会原谅你,一辈子不会原谅!
他母亲像是害怕王立报复一样放弃了抚养权,把王立留给了残暴的父亲。
王立逃离了家,白天在街上游走,晚上睡在商铺门口和公园长椅,和流浪汉打架斗殴。
老师在街边看到抽行人剩下的烟头的王立,问王立怎么这么晚不回家,王立连回都不想回答,对所有人都充满恶意。
老师最后将王立带回家,从其他老师嘴里听说了王立家的一些情况,对王立产生了怜悯。
王立不是小可怜,他是一个可恶的人,他拿取老师的东西没有任何犹豫,接受老师给他的好意,却无比排斥老师的愚蠢善良。
老师慢慢觉得王立无法教育,对王立严厉的教训了一次,王立立马翻脸,偷了老师家里的钱财,再次跑了。

老师报警将王立抓回来了,因为钱财数目不大,王立还是未成年,被关了几天就出来了。老师再次把王立接回他家,却不再充满善意。

王立再次逃跑,并且摔坏了腿,他被老师关在房间里,他暴躁地渴望自由,老师却希望他在这里继续关禁闭,直到态度软化想好好生活。
老师每天都和王立将道理,给王立做王立喜欢吃的菜,想让王立明白自己的好意。
可是王立的身体早就遍体鳞伤,心脏早就被仇恨绝望蒙蔽。



他最后在房间里割腕自杀了。



他还留下了一篇诅咒老师诅咒很多很多欺辱他的人的长长遗书,这个可恶可怜的人含着恨死去了。

这就是王立的“抗争”。








孙翔合上剧本,觉得有些窒息。这样一个负能满满的故事,偏偏那么真实。
很多人都可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阴暗一面或是无法磨灭的阴影。
这样的作品如果一经放出,在国内引起的轰动和轰动后的影响该多么巨大。
其中主角王立遭受校园欺凌这一点就是一个至今让人浑身发寒却无法制止的教育性问题。
孩子们分不清是非做错事不受法律约束,人数众多的校园欺凌无法判定是否构成犯罪,那些被校园欺凌的孩子们已经被伤害,却无人为他们叫苦。


孙翔一瞬间就感到喘不过气的压力袭来。

他真的能演绎好这样一位压抑的角色吗?主角王立这样阴郁,被伤害无法信任任何人的恶人,他能够驾驭吗?



孙翔痛苦地皱起了眉,看着剧本上大大的《抗争》二字,咬住了下唇。


tbc

♢想剧本想了很久更新晚了
♢老叶撩汉技能满点

评论(30)

热度(154)

  1. TTTR草莓乳飲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