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乳飲料

讨厌开玩笑,不要开玩笑,不好笑

【叶翔】兽,人,兽人(6)

♦考虑到自己的文名十分智障的lo_(з」∠)_
♦欧欧西+私设如山
♦没救了!!!

12
孙翔虽然不在人前展露人形,但不代表他不使用人形。
有时候不得不说,人形的灵活还是十分便利的。
但是孙翔又有厌恶于变为人形的苦恼。
他把自己浸在小河里,毛发里的血痂全都泡开为一滩血红,被小河冲往下流。
爪子上黏糊的血液让他小心翼翼地搓洗,直到看不见什么红。
而鬃毛里的污渍,孙翔只好为难地把自己更多的埋在水里,企图让水流冲刷干净。期间他吐着泡泡,摇晃起自己毛茸茸的尾巴,耳朵抖动甩掉水珠,无聊得盯着自己湿乎乎的鼻子,唯恐被呛住。
他又看着水里自己愁苦着脸的倒影,浅金色的眼睛闪过一点难堪。
他想到叶修那黑头黑脑的人形,灵巧地一跃就能上树,非要让自己仰望。几乎除了狩猎,叶修很少变为兽态。

他心想:人形有什么好的?
他盯着倒影里自己毛嘴毛脸,脑子里回想着自己人形的模样,却只有模糊的记忆。他的确很久没看过自己的人形了,就算使用,也从不给外人看,也从不自己看自己的倒影。
孙翔屏息着,把鼻子也按进水里,只剩下一双眼睛和紧皱的额头露在水外。
他鼓起腮帮子吐气,吹起水面一个又一个聒噪炸裂的水气泡。
露出一副呆滞的傻样。
叶修的伏击可谓炉火纯青,更惶孙翔现在一脸恍惚。叶修跳上树,占领一个绝佳观察“狮子甩水”的位置,狡猾地收敛气息。
他看孙翔埋在水里吐泡泡那小孩子的样,就恨不得跳下来嘲笑他,可还不到惊吓的时候,现在冒冒然跑出去,绝对会被孙翔哄开。
这时孙翔站起来了,下巴脖子下的鬃毛虽然还浮在水面,但是可见他做出一个十分想甩水的蹙眉。
叶修把身子勾过去,想看得更清楚点。
孙翔抖了抖胡须上的水珠,在叶修偷看下毫无征兆地变为了人形。
他的身躯慢慢站直,人形的躯体竟也个头十足健壮高大。棕金色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颊,比他任何时候都显得乖巧。
皮肤是水气袅袅的蜜汁颜色,身上纠结的肌肉鲜明,一块一块的显得青涩。
他的两条腿非常直也非常长,合拢站直连条缝都没有,浸入水中的那截小腿是那么的可口。
“可恶!”
孙翔皱着眉拍击水面,巨大的拍水声十分清亮。他看着自己破碎扭曲的倒影,咬牙切齿,俊朗的脸庞像是只成年狮子一样充满肃杀。
“耳朵……”
孙翔呢喃着,捂住自己的头两侧 脸上露出苦涩。
叶修看了看孙翔手指缝里露出的近乎头发颜色的柔软皮毛,好像猜到了什么,脚下一滑,就不慎从树上摔下来。
虽然他灵活地落地毫发无损,但是动静大到让孙翔察觉了。
孙翔的视线直直钉住叶修,丝丝凉意从叶修的脊背往后颈蹿,直上脑袋。



他下意识想溜。
“叶!修!站住!”
孙翔盯着这个不速之客的眼神足以让其被扫射成筛子,他轻声说:“你看到了?”
虽然是问句,但叶修那心虚的脸色和孙翔肯定责备的神情,活脱脱成了“你看到了”的罪责陈述。
孙翔气得发狂,瞬间变成兽态,狮子的血盆大口冲叶修张开,竟然是一副真的要咬下口样子!
叶修灵巧地躲开,但防不住被孙翔一个俯冲过来而甩来的皮毛上的水。
叶修被水珠拍得脸上一麻,连忙摆手解释:“我什么都没看见啊!”
这句话坐实了叶修在孙翔心里不可饶恕的罪行。
“叶修!你!”孙翔怒得说不出话,用冒火的眼睛死死钉住叶修,就好像钉住一只兔子,一只山鸡,一只被他轻而易举杀死的猎物。
叶修下意识吞了口唾沫,不忍直视地闭上自己的眼睛。
这只拟态失败的长不大的狮子崽!一定找不到伴侣!
“我咬死你!”
孙翔一把按住叶修的肩,狠狠掼在地上,铜铃大的眼睛露出血红的凶光,巨大的力道让叶修人形的脆弱骨头咯噔一声,非常不妙。
叶修起手想掀开小狮子,结果只是相当程度的蚍蜉撼树。
在体型和体重上,孙翔是他的一倍,而面对狮子奋起的暴戾,很少有猎物得以全身而退。
叶修惨不忍睹地闭紧眼睛,只敏感的觉得孙翔压抑而浑浊的呼吸喷在自己的脖颈间,似乎下一秒就要一口撕咬开。
“喂喂喂……”叶修挣扎了几下,却被按得更紧了,只不得已变为兽态,花豹斑驳的皮毛还是之前混乱时候的脏乱。
孙翔想到了叶修之前奋力救助场景,力道就软了下来,嫌恶地把叶修扔进水里。
“脏死了!”
孙翔吼道,杀气却明显地消退,最后消失在叶修身边,让人大舒一口气。
花豹讨厌水,被呛了一口,猛地睁开眼在水里狼狈地划拉几下,才站直。
湿漉漉的皮毛让叶修迈的步伐很是沉重,他甩了甩水,跳上岸,不经意注视着孙翔圆圆的耳朵。
孙翔瞪他一眼,低低地问:“你看见了我的人形?”
叶修没奈何点了点头,变为人形,湿漉漉地手指了一圈自己的头顶,问:“你的耳朵?”
他还在头顶两侧空描了一下孙翔耳朵的形状。
孙翔沉默地来回踱步,表情不能更丰富的变化着。
最终他选择低声开口。
“我的人形拟态转换失败了。”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盯紧叶修的脸,好似叶修只要露出一丝嫌恶,就会将叶修撕成碎片。
叶修只是露出了然的神态,忽又神色严肃地看着孙翔,说:“你能再变成人形一次吗。”
孙翔看不懂叶修为何突然如此严肃,皱着眉思索了一下,默不作声地变为了人形。
他的兽皮堪堪遮住他的半条大腿,下身是不适用的凉意,而淋湿的皮毛和皮肤的摩擦让孙翔很是难堪地夹紧腿,颧骨上是恼羞的红晕。
叶修吞了口唾沫。
他是第一次看到拟态失败的人形,从来只听说过。
而孙翔的人形无疑是优秀的,就算是脖子往上都红得冒烟,也看起来分外可口。
他的腿非常好看,站直时让人忍不住想摸去感受那肌肉瞬间收紧的美好触感。
而拟态转换失败的兽耳安安静静伏在他棕金色的头发里,不时抖动一下,证明自己还存在着。
只有耳朵?
叶修绕到孙翔身后去,孙翔气得踹他,连连后退躲开叶修的靠近。
“干嘛!”
孙翔耳朵刷地立起,警觉地模样像极了他兽态时,却因为放在人形身上而显得弱气俏皮起来。
叶修似乎忘了刚才的狼狈,仍旧不怕死地戏侃道:“尾巴呢?尾巴转换成功了?只有耳朵?”
他锲而不舍地看向孙翔的双腿之间。
孙翔气得肩发颤,贴在脸颊的湿发让他失去了戾气,只让他呈现一种被羞辱的委屈模样,眼下的皮肤热得能让水珠蒸发。
“……可恶。”
孙翔责骂的声音低哑,浅金色眼睛里全是恼怒。叶修唯恐小狮子一眨眼气得哭出来,挠了挠头,不再继续逼问了。
孙翔尾巴再也控制不住,在身后乱抖,尾端的绒球湿嗒嗒的垂在腿边。
“你满意了吧!”
孙翔低吼道,脸颊忍耐情绪地鼓起,像小孩子一样,但身高劣势还是让叶修看见孙翔低着头,眼里闪过的难过。
他的尾巴盘在他的腿上,耳朵沮丧地垂在两侧。
叶修瞬间心被揪了一把,沉默了下来。
人形这件事对孙翔来说毋庸置疑是他骄傲中的一个污点。
而撕扯开这个掩藏的秘密,并要求孙翔转身让人全方位观看的叶修,不管怎么看都是个十恶不赦的恶人。
孙翔酸涩的神情让叶修罪恶感爆棚。
小狮子还是个孩子啊。
不,也不算是了。
叶修脑子里苦寻着自己罪恶感的由来,苦寻着自己对孙翔一只快成年的狮子多余的关注,多余的戏弄,多余的宠溺来自于什么。
来自于……他的耀眼?
因为嫉妒?



13
孙翔变为兽态,低垂着头,一句话不说,冲进森林,并不是朝着山洞的方向去的。
叶修反应过来,不像上次一样放任他独自生闷气,追上去拦住孙翔。
“回山洞,不要乱跑!”
叶修挡在孙翔面前说道。他看着孙翔晦暗不明的神情,猛地心脏就像被捏着一样窒息难受。
孙翔视线转开,落在一旁的树干上,一副不鸟你的抗拒模样。
“抱歉了……”
叶修没想到这句道歉这么轻易从自己口中滑出,愧疚竟然这么浓烈。
但孙翔也并不是得到一句道歉就会原谅叶修所作所为的人,他的骄傲维持不住,在经历着被肆意扯开的难堪。
这时他只能瞪着叶修,怨恨叶修,甚至于咬死叶修。
但是实际上,他提不起一丝力气来恨。
脑子里一遍一遍播放叶修认真的侧脸,攻击时的狠厉,跃于树间轻盈的身姿,和叶修人形时水气袅袅的脸。
他的心里怨恨不起叶修。
甚至于生不出咬死封口的想法。
这简直是一种纵容。
孙翔心里燃起一股焦躁,他锤了锤地,恨不得去撞树。他想不明白叶修对他的想法,更不明白自己对叶修是哪门子的纵容。
对于他的一切注视,都像是理所当然,只是看着他,心里就塞满一样充足,简直就像谈恋爱。
情感失控对于两人都是那么的难以接受。叶修一向独身自律,孙翔情绪一向严防死守,保持优雅的姿态。
而这些伪装在面对对方的时候就像轻薄的纱纸一样被戳破。
被情感控制的感觉并称不上好,但细细想来却满是甘愿不后悔的甜蜜,简直就像恋爱时候一样傻。
叶修执意不允许孙翔再次任性,似乎完全忘记之前惹怒孙翔受到的攻击,不怕死地阻拦,脸上找不到一丝戏谑。
孙翔独自生闷气,不愿理会叶修,两人僵持不下,如果不是缺少杀气,两人对峙的局面简直就是一场厮杀前的平静。
“你之前答应我不乱跑的,跟我回去吧。”叶修轻声说。
孙翔看天看地看空气,理都不理叶修一下,一听到叶修提那次的事,就满脑子想当时的窘迫,想自己的挣扎,想叶修的笑叶修的等待叶修的认真叶修说出“答应我一件事”时的神情。
自己连回想都尴尬的恶作剧,叶修包容的不在乎。
就像坏掉的放映机,怎么也关不上回忆的回放,一遍一遍,连两人不多的交流都那么清晰。
孙翔捂住头,把毛茸茸的脸埋在爪子里。
又圆又大的脑袋只捂住了眼睛,一副明显逃避现实蠢样逗笑了叶修。



从容得就好像孙翔已经打算和他回去了一样。
叶修自信孙翔一定最终会和他回去,不假思索,没有去深究。似乎孙翔就该是如此。
摆出一副非常了解孙翔的模样。
孙翔不可置否,的确是掩着脸被叶修半拉半拖劝回了山洞,缩在石床上背对着叶修装忧郁。
刚刚那副一去不回头的气势就像是开了个玩笑,转眼被叶修温声细语劝几句,再用激将法激一下,回过神时已经在山洞了。
山洞里两人交织的气息让孙翔觉得安心,他把头埋在臂弯里,甩着尾巴屁股对外,心里想着怎么和叶修隔得远远的。


tbc

孙翔的日记本:
很不开心。



♦没了存稿没了以后二更也没了
♦_(求评论求花花♡з」∠)_
♦你们说我这个文名是不是太智障了点

评论(21)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