卤鸡腿子

沉迷孙翔/挖坑不甜
墙头很多的杂食

【叶翔】兽,人,兽人(5)

♦欧欧西+私设如山
♦不喜勿入
♦已经坐山吃空的lo_(:з」∠)

10
“我要那只。”
孙翔前肢指着羊群里最肥美的一只羊,羊屁股又翘又会扭,短而小的尾巴欢快地抖动,看着就很有食欲。
叶修点头,对孙翔选择猎物的眼光认同。
那只肥羊毫不知道待会儿会发生的惨烈,一边撅着屁股,一边大口大口嚼着甘涩美味的草。
“在这里等着哥。”叶修趁孙翔专心盯着肥羊的不设防,摸了一把孙翔扎手的鬃毛,没等孙翔奋起炸毛,就瞬间转换形态,花豹轻巧跳上了就近的树。
孙翔憋屈地瞪他,湿乎乎的鼻子皱起,又迫于情况,生怕这群敏感的羊被吓跑,焉儿巴巴地趴了回去。
“我也可以……”孙翔没好气地说,只让叶修听见的声响很清晰地传进叶修的耳里。
叶修失笑,看孙翔那跃跃欲试的兴奋样,想到自己以前跟随队伍狩猎的时候,也是这么一副兴奋的模样。
不管经历多少次,这种伏击猎物,掌握自己的呼吸心跳,一击猎物的生死的感触仍然足以让每个兽人热血沸腾。
“孙翔,那只。”叶修示意孙翔往羊群边缘看去,有一只离群不远但独身的成年山羊躬身食草,看起来无害,毫不设防。
“什么?”孙翔也瞧见了,眼睛一亮,胡须兴奋地颤动:“我去抓那只!”
“好。”
叶修正是这么想的。
虽然孙翔并未展示过他狩猎的身姿,但是以一头即将成年的雄狮为基准要求,撕咬开那只健壮的公山羊的喉咙简直轻而易举。
孙翔红通通的舌头像是猫咪一样俏皮地吐露,刮了刮爪子,脸上是久违奔跑的期待,望向叶修时眼睛微微眯起,像是惬意的猫。
叶修可不会被他不经意表现的柔软所迷惑,这只小狮子的吨位和食量可不是一般的重啊。
孙翔得先绕到那羊群侧面,便不再在出现在叶修视线里。叶修看着孙翔的身影没入树丛中,才继续盯着那只屁股翘的肥羊。
伏击是他的本领,论起冒冒失失冲进羊群,被群羊用愤怒的尖角顶破肚皮,他还是选择更考验耐心也更依仗的一击即中。
花豹漫步在树间,跳跃,谨慎而优雅得毫无声响发出。
当他接近肥羊后方百米的草丛,他无声地伏低身体,借以伪装自己,杀气渐渐围拢在肥羊的身侧。
敏感的食草动物摇着小尾巴转头环视,感受到一股陌生的杀气,却又在它防备着蹬动后腿时,转瞬即逝。
肥羊不安地踱步,后退几步,缓缓往族群内靠近,嘴里咀嚼的草根也从嘴边掉了。
叶修伏低身躯,腹部的毛沾上些许泥土,却未能使他分神。
后腿蓄力,弹跳力,爆发力,超越极限的奔跑速度,那一瞬都尽数使出。


此时,叶修动了。
他像是一阵飓风般冲向谨慎的肥羊!
他在羊的眼睛里看见绝望与来不及反应的痛苦,而那一刻鲜血淋漓,大量的血液从羊的脖子里飙出!



只是一瞬!
似乎连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下一个瞬间,肥羊死时歇斯底里却只能发出微弱嘤咛声的惨状让羊群轰动。
而叶修的力量和速度都是顶尖的!
即使是带着一只死掉的猎物,他也能在群羊有力的四肢追逐间,如水泄游离,甩开这群愤懑的食草动物。
而孙翔一声狮吼发出,竟远远传来。
狮子的威严在愤怒的群羊面前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它们没有被孙翔的吼声吓退,而是迟疑一下,便又冲去,伏低头用角顶撞上去。
叶修甩下猎物尸体,嘶吼着反追上去,生怕自己看见一只被羊群顶破肚皮,踹断骨头的狮子崽。
而孙翔反而不是他想象中那么无能。
他跑起来威风凛凛,鬃毛闪烁着金光,在风中飞扬,有力的四肢充满了力量。羊群在他身后争先恐后地追,他倒是跑得稳健不惊。
叶修再一看他嘴边还咬着一只羊的尸体,嘴边的毛已经被血浸湿了,还不轻易松嘴。看来狮口夺食的确不容易。
狮子是不会轻易放下自己俘获咬食的猎物的。
其实孙翔没有叶修看来的那么轻松自在。
他嘴里这只似乎是一只在族群里份量不低的健壮成年羊,羊群红着眼紧紧追在他身后,简直不要太可怕。
他也是第一次领会到惹怒群居食草动物的代价。
如果不是他跑得快,远远胜于羊的小细腿,说不定那些羊尖锐的角就该通通伺候在他身上了。
孙翔枉称皮糙肉厚,可也并不想被急红眼的羊顶伤,或是被他们看起来威力不大的后撅蹄子踢出淤血。
他狂奔,想发出威胁的吼叫,又碍于嘴边的食物,让他气闷。
不经意间瞟到了坐在一旁树上看他被生气的食草动物追赶的叶修,那张坏笑的脸上带着孙翔看不懂的沉静。
花豹优雅无声地跳下树。
孙翔心里急切地念叨着见死不救的叶修,暗骂他眼睁睁看自己被追杀,毫无动作,又气于自己惊扰群羊的失误。
一只快成年的狮子竟然被那么温顺的羊逼到如此凄惨的境地……孙翔不可谓不无力,痛恨自己的无能。



这时候,叶修冲过来了!
孙翔瞪大眼睛,嘴里下意识想叫叶修走开,却又碍于嘴里叼着东西而无语。
他眼睁睁看叶修闪电般冲过来,甚至让他都有些看不清叶修的速度!
一瞬,叶修咬住了羊群的首领!
羊群来不及反应!
那最壮硕的领头羊连死时的哀嚎都没有,就被叶修甩在一边,并迅速掉头往丛林里跑。
叶修利用先天优势嗖嗖嗖窜上树枝,并在林中跳窜着消失在茂密的林叶间。
羊群分神去追赶叶修,让孙翔得以喘息。他拖着猎物拼尽全力冲入森林,发出杂乱的脚步声,在林间乱冲乱撞,活生生闯出一条路。
甩掉了身后寥寥无几追逐的羊,孙翔咽下嘴里羊的鲜血。他又气喘吁吁撕咬开那只羊的喉咙,让鲜血涌入自己的嘴里,润湿自己干涩的嗓子。
嘴边的胡须都不怎么优雅的沾上了血渍。
他急切地绕圈,心里担心着叶修。
他懊恼自己对叶修的诽谤,而叶修冷静迅猛的施救让他只能瞪大眼睛,除了吃惊与感激,他想不出别的情绪。
孙翔在喉咙里发出低而着急的轰鸣,借以发泄他的恼怒。
他踌躇一下,甩下好不容易抢夺出来的羊的尸体,朝叶修消失的那片林子奔去。
嘴里的血腥甜让他的呼吸浑浊,却又使他的头脑无比的清晰。
循着羊群踏出的一片路,孙翔跌跌撞撞碰上了几只落单的羊,一一愤恨地咬死,拖到一旁堆叠起来。
他只能靠鼻子分辨熟悉的叶修的气味,慢慢循着踩踏的痕迹追去。
他在这些痕迹边又发现了一些血迹。
这使他呼吸都窒住了,那时心跳都漏了一拍,浑身汗毛炸起。
他喊:“叶修!”
却无人回应,只有被他怒气吓跑的小动物们唧唧喳喳四散奔逃。
他生气地撞树,用前肢刨土,再耸着鼻子发出闷哼的不安分的宣泄。
“叶修!”
……这种无声让孙翔心里堵塞,闷闷的,泪腺似乎在颤动,浑身的酸楚都慢慢聚集起来,逼得他擦了擦脸,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哭。
可是那种悲伤确是那么的真实剧烈让人想哭。
孙翔脱力地跪起后腿,头抵在地上,沉默着不动声色。
过了一会儿,他拖着疲惫的身体,把自己埋在羊的尸体间,面无表情地撕扯着,将肉大块大块吞下,塞得腮帮子鼓鼓的。
爪子用力挥舞,甚至是在糟蹋这鲜美的肉食,泄愤地撕咬开,饮着那些腥甜的血液。
他一向爱整洁,可现在却毫不在意自己满手满脸的血红,鬃毛被血黏成一缕一缕的,难看死了。
他肚子里翻涌着饥饿感,心里闹腾着叶修,脑子一片混乱,百感交集。
就在他以为自己会颓废到在血肉堆里翻滚胡闹很久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一股熟悉而韧性的气息包围了他,从他身后扑来。
“小朋友,你是不是哭过了?”



11
回到山洞后,叶修把孙翔撕咬碎的那几只羊,和自己乘机咬死的羊都一并挂在树上,等待成为两人今后的储备粮。
孙翔本来不爱吃这种不算新鲜的食物,可他瞧见叶修被羊踹蹄出伤痕的脸颊,又喃喃说不出任性的要求,只好将就叶修。
叶修浑身酸痛,在刚才的混乱中被踹了好几脚。等他爬上树后艰难地甩开羊群,才得以空隙转头虚脱地往山洞方向走去。
远远听到孙翔在林子里嗷嗷呜呜哼哼唧唧的吼叫,却连个回应的力气都没有,只得慢慢往发出声音的方向走去。
他心想孙翔:挺精神嘛,小东西。
孙翔那张欲哭皱巴巴脏兮兮的脸至今还停留在他的脑海。
叶修看着小狮子现在看他那直勾勾的眼神就发慌。
这种被担心的注视还真是……百感交集。
“抱歉了。”
孙翔拱着湿漉漉的鼻子闷声表达歉意,眼睛本来直视着叶修,却又在叶修对视他时,移开了视线。
叶修心说,难为孙翔竟然把所有过错往他自己身上揽。面上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连声说没事,孙翔又冲他露出感激的目光。
叶修更无语噎声,最终叹了口气,没多做解释,无声地跳上树枝。
孙翔站在树下看他,浅金色的眼睛闪闪的,浑身都特别脏,让叶修看了一眼不敢看第二眼。
孙翔那漂亮的鬃毛全都打结成一并,看起来就像被啃了几口似的,毛扎扎地竖着。
难为他还忍耐着帮他把猎物拖回来,没有及时清理干净。



“那边,”叶修附身对视着孙翔的眼睛,指了指山洞后的方向:“后面是一条河,你去清理一下吧。”
孙翔露出了一个叶修看不大懂得表情,似乎是……嫌弃叶修嫌弃他的嫌弃的眼神?
叶修解读无能,孙翔却好像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浑身都是难以忍受的肮脏一般,箭一样往叶修手指的方向窜去。
毛茸茸脏兮兮的尾巴随之晃动,晃得叶修头昏脑胀,眼睛里就只剩下那条活泼的尾巴,和……孙翔毛茸茸肉乎乎的狮子屁股。
有句话叫:狮子的屁股摸不到?
叶修摸了摸下巴,笑了起来。过了会儿,心里起了戏谑的念头,叶修翻身跳下树,往那条小河熟门熟路地走去。
不知道狮子甩水是个什么样?




孙翔的日记本:
还不够强,我已经是一只成年的狮子了。







(下章就是兽耳翔,激动抖)

♦求评论求花花
♦羊们是没有内心的(ಡωಡ)
♦夸我可爱!!!

评论(12)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