卤鸡腿子

沉迷孙翔/挖坑不甜
墙头很多的杂食

【叶翔】兽,人,兽人(2)

♦欧欧西+私设如山
♦没事干翻存稿,不喜勿入,嫖兽人兽耳翔

3
睡觉的石床只有一张。
临睡觉前,叶修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
而他还没有想出对策的时候,这只大名孙翔的小狮子悠悠地说:“我睡床。”
叶修:“那我呢?”
孙翔浅金色的竖瞳直视着叶修的眼睛,然后缓缓转动眼珠,视线往下移——叶修的视线也往下移去——他们将视线交汇在石床边的地上。

地上。

有蚂蚁,有沙土,有小石子。

叶修一百万个不乐意,据理力争:“我是这里的主人,我睡床,你可以打地铺。”
孙翔皱着眉头表示不愿意,兽型颈上的鬃毛炸开了一圈,用冷冷地语气说:“我才是客人,贵部落的待客之道就是这样的吗?”
叶修:“有句话叫入乡随俗。”
孙翔:“那什么是宾至如归。”
叶修:“既然想家,那就早点回去待在爸爸妈妈怀里去吧,小朋友。”
孙翔:“……谁是小朋友了!我也快成年了!”
孙翔似乎被戳到了痛脚,那炬火一样的眼睛里盛满了怒气,脸上却是寒冰一样的冷。
他皱了皱眉头,执意要睡床,而叶修也一丝不让,两个人僵持不下,似乎到了要大打出手的地步。
孙翔那双眼睛明火一样耀眼,瞪着叶修那双黑色的眼瞳,所有的情绪尽数无遮拦地表达在眼里——那是被冒犯的怒气,被不礼待的委屈,被排挤的冷漠。
叶修看着孙翔眼睛越睁越小,然后整张脸皱着,又眨了眨眼,又继续皱着脸,把满腔的情绪表达在脸上。
这是拼命抑制的表情。

叶修说:“这里是我的山洞。”至少要听我的话啊。
叶修没说完的下半句,孙翔听出来,在心里更是变本加厉的扭曲着原意。
似乎这一句话就点燃了孙翔的所有情绪,来到陌生环境的负面情绪喷涌而出。
他冰凉的视线刺得叶修浑身发凉,眼中是叶修看过最寒凉的隔阂,似乎他一切企图掩饰的陌生,企图融化的格差,都被叶修大咧咧一把掀开。

全部暴露出来。

那些孙翔苦心经营的那些姿态或是给人的印象,所使用的隐藏,掩饰被撕开,都被曝光在明面里。
孙翔的愤愤地跺脚,地都要颤一颤似的,失望地转身就跑出了山洞,尾巴一甩,差点糊在叶修脸上。
叶修摸了摸鼻子,站了一会儿,才醒悟般放下背脊,懒洋洋摊在床上,望着孙翔跑去的方向。
他想自己这么争锋相对的确有点恶趣味。
那孙翔才多长一条狮子崽?而自己怎么也老大不小的年纪了,这么欺负一通,实在过意不去。
特别是,孙翔跑走时,瞪他时那红红的眼睛,总让叶修觉得自己把人欺负哭了。
谁让狮子泪窝浅呢。
这让叶修觉得心虚。
人狮子王把小儿子捧着让他接住,他吧唧给人摔地上,还不带捡的。
叶修哀叹一声,摸了摸鼻子,最后翻身睡下,闭着眼睛没了声响。
算了,明早再说吧。

4
孙翔心里那个气啊。
一头扎进森林里,一路狂奔,眼泪儿花把眼睛边的皮毛淌得湿漉漉的,特别丢脸,风又刮得那些泪水冰凉,望着乌漆麻黑的树丛,孙翔更难受。
他不知道该不该说是生气。
被排挤的委屈难堪瞬间让他的鼻子发酸,泪腺像是被人揍了一拳,就像坏了的水龙头一样控制不住。
但他深吸一口气,眼眶倔强地滚着泪花。

丢脸死了。

孙翔跑得四肢发凉,回头看了一眼跑来的方向,脱力似的倒在地上。
他觉得冷,觉得地上凉,觉得石子咯得身上疼,又觉得小虫子在脸边爬动的感触很难受。
本来连抬眼的力气都没有,但是这些难受让孙翔鼓起一股劲站了起来,找了点树叶,拢成一堆,再慢慢倒在上面。
树叶撒了满地,被重物压上后飞扬起来的叶子缓缓落在小狮子疲惫的身体上,一向爱整洁的孙翔却放任自流的不在乎了。
他缩了缩疲软的四肢,整只狮子蜷成一团,有力的背脊节节突起。
眼睛边的毛被夜风吹得凉丝丝的,没出息地抹一把眼睛,再揉了揉酸痛的脸,孙翔将头埋在自己的臂弯,年轻的身体被疲劳侵袭,眼睛都虚虚眯成一条缝。
最终敌不过身心俱疲,呼噜噜地睡着了。
睡前他想:太丢脸了!!!
然后迷迷糊糊地抱怨着什么,进入梦乡。

tbc

(小狮子泪窝浅啊,开了的水龙头似的,就像有些狗狗眼睛边总挂着泪痕一样的情况。)

孙翔的日记本:
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丢脸(潦草)没脸回部落了!
我要咬死叶修!!!

评论(5)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