卤鸡腿子

沉迷孙翔/挖坑不甜
墙头很多的杂食

叶翔同居段子①

*我流叶翔
的同居生活
差不多就是幼稚游戏宅和追他身后喂饭的奶奶

叶修想过孙翔的哭腔,可能是柔软沙哑的,可能是夜莺啼鸣一样清脆,也可能会是孩子气的含糊着抽噎……
但他没想到是如此的刺耳,从喉咙深处传来的悲痛哽咽,像是一只被掐着脖子的公鸭,双手捂着脸,整张脸可怕地涨红,低着头怂着肩膀一抽一抽的。
而且这样的哭泣也不是在床上,也不是在悲剧现场,而是在得知外卖最喜欢吃的炸肉饼被叶修吃掉之后。
他先是酝酿一下,深吸一口气,瞪大眼睛,在瞪到眼睛酸胀以后眨巴几下眼睛,好像有水雾蒙上眼珠了。
然后他眉毛和嘴角可怜兮兮地下垂,眉头皱起,受了天大委屈一样。
可能是因为他憋不出眼泪,他欲盖弥彰地拿手擦了擦眼睛,仿佛拭去了些快渗出来的眼泪花儿,然后一脸沮丧又愤恨地沉默看着叶修十秒。
叶修并不当回事的抿起嘴,正要说教孙翔光顾着玩游戏不好好吃饭,孙翔未哭声先泣,嚎得那叫一个惨烈,好似被人薅光羊毛的绵羊,用他“咩————————”的哭喊诉说着冤屈。
叶修堵着耳朵,表情就好像耙耳朵面对无理取闹的厉害婆娘,无奈无辜又可怜,还带着让无理取闹的那位足以气炸的不作为态度。
家庭战争里,通常不是最占理的获胜,而是声音最大的人。
孙翔捂着脸“哭”得像是只两百斤的狗子,眼眶都给揉红了。

情况万不得已,叶修果断屈服了。
他举起双手投降,放下筷子走过去抱着孙翔,捂住孙翔持续胡闹的嘴,在孙翔脸上留下油乎乎的吻。
“看来我在你心里比不上游戏,连炸肉饼也比不上了。”
在孙翔理所当然的眼神下,叶修突然真实明白了自己的家庭地位。

评论(8)

热度(86)